美国减重机构放弃拿前后对比照作宣传,因为这是持久战!

就在上周,美国健康减重咨询机构 WeightWatchers (中文译名:慧俪轻体)宣布放弃他们标志性的“减肥前后对比”宣传方式。自 1963 年,减重成功的传奇家庭主妇 Jean Nidetch 建立 WeightWatchers 以来,这种对比照片向来是 WeightWatchers 重要的宣传工具。

WeightWatchers 创始人 Jean Nidetch 减肥前后对比照

不少 WeightWatchers 的成员确实通过这种方式成功减重,减肥者们也很乐意受到这种刺激。 WeightWatchers 的 Instagram 官方账号有 75.6 万关注者, Instagram 上关于减肥前后的强烈反差的话题热度也居高不下,其中一个热门标签 #transformationtuesday 下已有将近 1200 万的跟帖。西班牙阿利坎特大学的研究也证实,这种照片日记的方式可以鼓舞减肥者,并最终有助于达到目标体重。

显然, WeightWatchers 并不是因为这种方式无效而决定放弃它。

社交媒体主管 Lauren Salazar 在最近的一次 WeightWatchers 大会上解释道:“我们已经做出了放弃‘减肥前后’这种表达方式的决定,因为我们的会员要走的路比这样的短期减肥更长。”

“健康的旅程,是没有开始、中间和结束的。”

WeightWatchers 认为,转化照片带来的促进是短期的,这不符合现代生活方式的价值观。它可以鼓舞人们在短期内达到目标体重,但一旦达到这个目标,照片中“减肥后”的状态未必会一直保持,且因为其短期性,有很大可能会反弹,人们应该着重于生活方式的改变,放眼长期而不止步现在。

WeightWatchers 的首席执行官 Mindy Grossman 补充道: “我们不阻止任何一个想要展现他们今天是何模样,他们从何处出发的会员。但当他们讨论起他们的历程,希望讨论的重心更多放在当时与现在,以及我将向什么方向发展。”

WeightWatchers 在 ins 上发布的减肥前后对比照片

回顾历史上以胖为美的时期,这种审美的盛行往往与落后的生产水平有关,丰盈成为富裕权贵的标志,人们胖不起来很大程度上是吃不饱吃不好导致的。到 18 世纪工业革命,蒸汽机启动了现代化的进程,食物的生产、存储和运输问题都一一得到解决。 20 世纪之后,具有易保存特性的反式脂肪酸在食品加工业大规模运用开来,被称为垃圾食品的快餐饮食迅速催肥了一代人,肥胖问题引起了人们的重视。 20 世纪 70 年代,比利时统计学家及数学家凯特勒提出的身高体重指数 BMI 成为衡量人体健康和胖瘦的普遍指标。饱暖后不再思淫欲,出于健康考虑,节制饮食被人们提上了日程。

在时尚界,追捧骨感美的风潮直到近十几年才有所改观。 20 世纪 90 年代,以名模凯特·摩斯为代表极致瘦削身材曾风靡时装界,病态美时代带来了设计业与模特业的恶性循环。时尚业越多选用骨感模特,设计师设计的服装型号就更倾向小号;由于设计师送来的服装太小,时尚业又不得不使用瘦模特。“零号身材”标准折磨着以模特为职业的女孩们,也通过时尚杂志等渠道影响着更多女性追求更瘦的身材。

厌食症患者的背部 来源: Wikipedia

2008 年 4 月,全球时尚的中心法国通过一项“禁瘦令”,禁止任何人包括时尚杂志、广告和网站等公开宣扬“骨瘦如柴是美”的观念。7年后,法国国会议员又投票通过一项公共卫生法案,禁止身体质量指数 BMI 低于 18 的女性从事模特职业。西班牙和以色列也在这个问题上推出了类似的法规。今年 2 月,德国的联盟党和社民党也透露,将采取措施遏制年轻女性群体中日益增长的厌食症问题,尤其针对那些用不切实际的美貌标准所做的广告宣传。

因罹患厌食症而抑郁或逝世的新闻引发人们对病态瘦的讨论,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放弃了以瘦为美。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通过长期的健身和合理饮食进行瘦身塑形,在避免肥胖和拒绝纸板身材中间找寻“健康瘦”的平衡。

减肥从突击战变成了持久战,甚至成为了一种考验人毅力的标准,这要求真是越来越高了。





声明:内容及图片转载自好奇心日报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